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程步涛 新手上路   /  2020-6-25 18:35  /   385 浏览 版权:保留作者信息

自选诗20首

程步涛


1998.jpg

京西古道

星星是蹄铁溅起的火花吗
明明灭灭
映照着古道上深深浅浅的蹄窝

那时这里没有路
也没有驿站和农舍
只有飞鹰流云
只有盛夏的蝉鸣和隆冬的积雪

是那些勇敢的商队和行旅
是那些坚定的游僧和香客
赶着一链子骆驼和骡马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用坚韧和信念
在大山的脊背上
书写着和大山一样厚重的史册

蹄铁磨成齑粉
蹄窝拉长岁月
歌谣在山里开花了
日子在山里开花了
古道旁
站起来一个又一个村落

连绵起伏的群山
蜿蜒崎岖的古道
运送过煤炭
盐巴
酒浆和谷穗
运送过绒线
顶针
布匹和茶叶

生活有多少甜蜜
古道就有多少甜蜜
生活有多少苦涩
古道就有多少苦涩

今天
我们在古道上走走停停
企图破解那些淹没在蹄窝里的秘密
希望能找到一块陶片
或一截绳索
它们是先人的故事
或者悱恻缠绵
或者惊心动魄


山村

家家枣树
处处古槐
用石块做砖
石板做瓦的山村
门前有石磨院子
有紫藤
用青石铺地用石槽盛水的山村

是什么时候
又是谁
把马蹄留在了这里
把脚步留在了这里
从此
这里有了春花吐蕊
有了秋实满枝
古老的大山有了梦
有了民谣和戏词
你唱我和
从古到今

而今
山村成为一块化石
天南地北的游客
来这里嗅石头的味道
青苔的味道
读前人留在这里的
断简残章片羽只鳞

谁家正酿新酒
飘来阵阵甘甜和香醇
在枣枝上停留了一下
在磨盘上停留了一下
接着
整个村庄的脸都变红了
半是羞赧
半是兴奋


上党八音会

上党八音会是一种民间吹打乐,乐器主要为吹奏类、拉弹类、打击类,起始于夏商,形成发展于元明,兴盛于明末清初,在山西东南部长治、晋城一带广为流传,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八音会是北方的山
北方的河
是黄土塬上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皱褶里
爆出的壮丽交响

听八音会
像饮下一碗烈酒
五脏六腑顿时燃烧
心就会随着
那唢呐
那鼓点
一起穿越几千年的历史长廊

北方不是江南
北方没有缠绵的丝竹
没有摇碎湖面月光的船橹
八音会
是北方汉子的呼喊
凄婉中透着奔放和刚烈
秦皇古道
汉宫残墙
陶片和铜镜和一枚枚锈蚀的箭簇
表现着北方的侠义和刚强

乐曲进入高潮时
鼓手便舞动起来
乐器也舞动起来
如太行起伏黄河浩荡
只有琴手伏着身子
生生把琴弓拉成一弯月亮

听八音会
我认识了上党
认识了何为天下之脊*
以及历史在这里留下的
辉煌篇章

*《国策地名考》曰:“地极高,与天为党,故曰上党”, 又称“天下之脊”。


登香山望远

思想能穿透天涯
眼睛就能望穿天涯
此刻,我在香山向南眺望
朓望若干年前那将近熄灭的硝烟
和将近熄灭的战火

长江的波浪依然滚滚东去
断桅残桨化作岸边的泥土
默默与紫金山相守
与石头城相守
它们不是逗号也不是句号
它们是时间的更新和历史的延续

再向南
便是红旗漫
便是摧枯拉朽
新生的土地上
到处是大片大片的麦苗
金黄金黄的油菜花
所有的枝头都绽放着无尽的生机

如今
哪个词汇能准确表现当年的情景呢
表现四万万五千万颗疲惫的心
在一夜间重新迸发活力和自信
在一夜间
把诗与赋写满这片古老的土地

一个民族站立起来
便永远不会再倒下去

程步涛2.jpg

山西民歌

比太行山还要古老的
是山西民歌

在黄土里翻滚了一千回
在黄河里浸泡了一万遍
穿越兵燹血火
熬过人祸天灾
长成一方土地的精魄和灵魂

唱桃花唱杏花
唱糜子唱玉茭
把忧愁唱成意志
把苦难唱成信心
飘到天上
是照亮岁月的日头
落在地上
是祖祖辈辈的脚印

在武乡
在八路军纪念馆里
我看到一支支出征的队伍
随队伍出征的
还有山西民歌
和义勇军进行曲一起
在炮火硝烟中升腾
然后
在一面火红的旗帜上
凝成耀眼的金星

今天,我又在武乡聆听山西民歌
那是从歌手胸腔里爆出来的
忽如溪水潺潺
忽如大河奔腾
高扬低徊
柔情万种
唱不尽的大千世界悲喜人生

明天
我就要离开武乡了
山西民歌
我要带着你远走四方
去拥抱漫漫长路上
一个黎明又一个黎明


窑洞

窑洞里寒意十足
透过破碎的窗棂
可以看见一枝开得正艳的红杏
主人迁到塬下去了
那里建起一个个崭新的村落
和一个个崭新的院落
他们将在那里
开始崭新的生活

我是来寻找民居变迁的脚步的
塬上塬下
日子是在脊背上流淌的
几百年来几千年来
一代又一代人
把窑洞里的时光
锻打成教科书上的
沉重话语

土炕上
那领铺了若干年的苇席还在
而门口
那条没有随主人到塬下的花狗
满眼都是对我们这几个不速之客的
疑虑

老日子总是要渐渐远去
尽管有些难舍难离
新日子也早晚会走到近前
肯定会有些陌生
有些不适

因为
这是要和昨天
做一个彻底的诀别
一半的心在窑洞里扎根
一半的心在新居里抽枝


北方的山

像边塞诗一样苍凉
穿过漫长岁月
在斑斓的秋色里
波涛般涌进我的视线

一条又一条的沟壑
一座又一座的山峦
那些枯了又荣荣了又枯的植被
那些倔强坚硬峥嵘嶙峋的石头
如同我们的历史
庄严
神圣
坎坷而又艰难

因为山高
天便显得矮了
夜宿农家
挂在窗前的月亮真的成为玉盘了
云彩掠过
拂下串串珍珠
流成林中那条潺潺的清泉

黎明时分
启明星拉开生活的大幕
群山成为剪影
雾气岚烟里
走来的不是跋涉的驼队
而是唱着歌的日子
一曲比一曲动听
一曲比一曲香甜


北方的山
没有杜鹃翠竹
没有琵琶箫管
剽悍
大气
热血千载不竭
豪情万世不减


平泉

平泉市,地处河北省东北部,因清康熙大帝见平地涌泉兴赞"圣地平泉"而得名。


平地涌泉的地方不只是这一处
只有你叫作平泉

坦荡而又豁达
朴素而又自然
平天下之水
滋养天下之人
云朵是大家的
蓝天是大家的
连石子谷粒和花瓣上的七色瓢虫
都属于你
属于我
属于平泉人的天下
和天下人的平泉

啊,平泉
千百年来
壮士挽弓英雄射雁
铁锤锻打刀锋羊毫书写诗篇
为了甜美的日子和甜美的岁月
一代人又一代人
用鲜血接力
用生命接力
用智慧和坚韧接力
升一面篷帆直济沧海
掘一眼清泉泽被人间


开封与宋词

宋词有什么样的个性品质
开封就有什么样的个性品质

春花秋月
碎萍桂子
风疾浪高的黄河
南去北归的雁翅
都在宋词的平仄里
都在宋词的音韵里

啊,宋词
有血有泪的是你
有怨有悲的是你
丝弦箫管寒蝉苦雨
烟光残照锦襜突骑
说不完的三吴风景姑苏台榭
道不尽的市列珠玑户盈罗绮
繁华也好
鼎盛也好
江山还是被撕裂了
皇帝还是被押走了
幸好有一幅清明上河图
留下了一个王朝的
骄傲和记忆

今天你要是来到开封
依然会听见有人一遍遍地读着宋词
一遍遍地讲述那些
正传、野史、评话、传奇
大街上有宝马驶过
有奥迪驶过
橡胶轮胎没有知觉
感受不到这厚厚的黄土下面
掩埋着多少爱恨情仇雄心私欲

宋词融在开封心里
开封是宋词最好的注释
日日夜夜
月月年年
注释着那些兴替盛衰
注释着那些喜剧悲剧


汴水

如今寻找汴水
只能到白居易的诗词里去了
可我总是能听到
汴水上的涛声桨声

隋炀帝的龙舟一去没有回来
宋高宗断了漕运的通道
却方便了金兵的马蹄
汴水没有了
大宋的江山也没有了
一条河流的命运
印证了一个王朝的命运

我曾经一次次地想象汴水的样子
两岸垂柳一河舟楫
水面倒映大块大块的云朵
浪涛夹杂着河南梆子
河南坠子
夹杂着泥土般清醇的豫东乡音

流淌着,流淌着
汇入泗水
汇入淮河
汇入瓜州古渡
而后
干涸在唐诗宋词之中

从此
汴水成了歌谣
唱了几十年几百年
角弓箭羽鹰群雁阵
小麦玉米桑枝梧桐
直到把一条河唱成一部书
唱成历史天空上的一颗流星

汴水
中原大地上一道永远的伤痕


剑门

虽然是细雨霏霏
却寻不见陆游
寻不见陆游骑过的那头毛驴
只有涧水哗哗流淌
吟唱着李白的诗句

剑门朝南
剑门朝北
筑路者的血汗
行路人的血汗
或者被鹰翅带向天外
或者被风沙掩埋谷底

如今
人们不再感叹“尔来四万八千岁”了
不再感叹“不与秦塞通人烟”了
关楼毁过
关楼塌过
关楼修葺过重建过
只是为了历史不再断裂
为了可以用它
校验一个民族的精神和意志

穿过剑门
就是穿过是一个启示
路从来就没有尽头
每跨出一步
都是一次新的开始


翠云廊

翠云廊,古蜀道上的一段林荫,树为柏树,以剑阁为中心,西至梓潼,北至昭化,南下阆中,蜿蜒三百余里,有“三百长程十万树”之称。


十万株古柏的林荫
连成了如诗如画的翠云廊

浮游在树冠上的是云
缠绕在枝干上的是雾
透过云雾
是起起伏伏的山梁
和挂在枝头的
鸟儿的歌唱

路面上的石板
被行人的脚步磨成镜子
倒映着树隙间的片片天光
路边盛开着一朵朵小花
每一朵
都能给我们讲述
发生在这里的
那些被我们称为往事的里短家长

最早铺路的人是谁
没有记载
最早种树的人是谁
也没有记载
他们不会想到这路这树能成为风景
他们只是为了走路更方便一些
人的动机
往往就是这么简单

啊,翠云廊
有人说你是一部书稿
有人说你是一种象征
而我
只想说你是生命
有七情六欲
愁时会揽过千里悲风
喜时会轻拂万丈霞锦
而历史
就在你的绿荫下
走过一个千年
又一个千年的时光


昭化

如果要我介绍一座古城
我第一个要说的便是昭化
被三国故事浸泡了百年千年
被历史烟云笼罩了百年千年
老墙斑驳
石路凹凸
每一间店面都挂着一盏
红红的灯笼的昭化

在这里
你看到的一切
都堪称教科书
你会听到昭化的倾诉
告诉我们
什么是大河奔流
什么是泥沙俱下

城墙斑驳
转缝里的小草却在绽芽
那棵柏树有一千多岁了吧
一千多岁的树干上
年轻的藤萝正在奋力攀爬

不动声色的是昭化的老人
用一杆铜锅玉嘴的旱烟杆
过滤日子的酸甜苦辣
几尊残缺的石础
仰望着远去的白云
白云下边
是一片摇曳的芦花

哦哦
洒满阳光的昭化
绿茵铺地的昭化
兴衰荣枯是一把铁锤
把昭化锻打成一部神话


洛阳牡丹

在仰韶的陶土中孕育
穿过沉重的青铜血火
花枝颤动的瞬间
摇落的是数千年的光阴

洛阳牡丹
你这美丽的精灵
鲜嫩如同露珠
娇艳如同彩虹
花瓣上闪烁的阳光
在昭示什么是圣洁
而淡淡的花香
陶醉了缕缕流云
和树林里欢快的鸟鸣

像泥土一样厚重的牡丹
像原野一样广袤的牡丹
凋零过千百次又绽放了千百次的牡丹
此刻就铺展在我的面前
它让我想起艰辛后的甘醇
和劫难后的重生
想起耕耘历史的锄头
和种植牡丹的先人

傍晚
广场上有人在唱坠子
浓浓的乡情乡韵
弥漫着整个夜空
我说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年轻而又古老
甜蜜而又温馨


船夫号子

我又听见船夫号子了
如千钧沉雷
在每一道波澜
和每一条山脊上
翻卷
腾掠

昨天
也是这样一支号子
在这条大河上回旋震荡
锋利的剑和滚烫的血
碰撞着
激溅着
直到那些惊心动魄
成为不朽的史诗
光荣的岁月

今天

依然尖厉而强劲
所有的船夫
都在用力划动桨叶
既然航程铺在惊涛上面
注定我们要在颠簸中跋涉

历史有过太多这样的时刻
每一次都在检验我们
汗水里是否有盐
血液中是否有铁
意志
是否一如铸造历史的青铜
勇气
是否一如奔流到海的黄河

此刻
船已启航
帆已升满
把号子唱得更响亮吧
这是一个民族的豪情与信心
是激励我们前进的
八万面金鼓
和十万面云锣

你看
风浪正被船头碾碎
前方是红红的朝霞
是盛开的花朵和金黄的稻谷
有永远的歌声和笑声
那里
才是我们的收获季节


渠县賨王谷

賨王谷不只是一群山峰
或者一条深涧
賨王谷像一棵树
凝望任何一枚树叶
都能听见先人的心跳和呼吸

从遥远的刀耕火种开始
从疾驶的马蹄
以及飞鸣的箭矢开始
一个骁勇的族群
在这里创建了自己的不朽
与无上的荣誉

拓土
征伐
奔逐
迁徙
然后是血
随涧水流向远方
谱成一曲又一曲民谣
写成一部又一部传奇
人与人融合
族与族融合
成为今天的我
和今天的你

登上一座又一座山巅
我们仰望湛蓝的天
仰望洁白的云
呼吸清新得让人陶醉的空气
感受一草一木的率真
惊叹嶙峋峰峦的雄奇
静静回忆一个民族曾经的辉煌
苦苦探寻一部史书的开篇与结局

然后挽起袖子
看自己脉管里的血
是从哪里渗出
又都流向哪里

賨王谷
缭绕在心与心的琴弦上的
让人痴迷的神曲


故居

在淮安看周恩来故居
如同阅读一部天书
我不知道
是该寻找那串幼稚但却坚定的脚印
还是该寻找大雁飞走后
留下的片片翎羽
所有的语言在这里都变得苍白
连同眼眶里溢出的
滚烫的泪滴

如今
叫故居的所在太多太多
太多的故居都长成了青草
长成了野花
只有孩子们采撷浆果时
才会吸吮到一些
历史的记忆

而这里不然
这里
从迈进门槛那一刻起
一砖一瓦
一草一木
都会给你讲述
一个家族和一个伟人的往事
还有那棵腊梅
遒劲的枝干
幽幽的暗香
时时都在告诉我们
什么是纯粹
什么是高洁
什么是追求和价值

轻轻地
我走到门外
一条石路正伸向远方
我看见
那个让一个民族刻骨铭心的身影
看见巍峨的山
和滚烫滚烫的土地


聆听一千多年前的桨声

大运河流淌了一千多年了
一千多年前的桨声灯影
离我们
已经很远很远
然而
只要轻拂水面
就能看到融尽所有苦难
艰辛
和奔波动荡的
岁月

一条河
一个一锨一镐生生挖出来的
世界奇迹
从此
有了东去西来南至北往的船队
和两岸的炊烟
有了孩子们用苇叶卷成的
一支支芦笛
有了码头和集市
有了争夺和抢掠
刀也嗜血
剑也嗜血


运盐运米运茶运丝
运建筑宫殿的木料石材
运皇帝
大臣
和太监宫女
一条船载负着一个又一个王朝的
盛衰兴替

百姓把这叫日子
学者把这叫历史

此刻
我站在运河岸边
谁能告诉我
当年那长长的船队
和云一样的帆篷
如今
都在哪里靠岸
又在哪里点燃一簇火苗
照亮岸边的茅舍和竹篱

风来了
雾又浓又湿
它是从历史深处飘来的吗
要不
怎么混合着一阵阵甘甜
和一阵阵腥涩


向南向北

淮安南北分界线标志建于古黄河上红桥正中也即河道中心线,标志为一球形建筑,行人从中穿过,跨越南北,喻意南北气候由此分界。


只是因为秦岭
只是因为淮河
只是因为有风吹过
有雨飘过
于是
有了这样一座建筑
在黄河古道上
切割着一年四季寒暑凉热

南方
北方
吴侬软语
老腔长歌
向南
是修竹茂林丝弦箫管
向北
是梆子锣鼓唢呐铜钹

几百年过去了
几千年过去了
岁月传递坚韧
土地生长智慧
虽然枳还是枳
虽然橘还是橘
甜蜜和欢乐是一样的
收获和硕果是一样的
南北分界分不开甜蜜和欢乐
分不开收获和硕果

太阳落下后
灯火亮了
把寒夜照彻
把周天照彻
如万顷禾苗簇簇拔节的
是我们的生活
是我们的祖国


一只碗和一粒黄豆

苏皖边区政府旧址纪念馆,陈列着当年选举时用于投票的一只碗和一粒黄豆。


在太阳下面
在蓝天白云下面
在所有的目光和期待下面
用一只碗
和一粒黄豆
进行边区政府的民主选举

每一张脸笑得都是那么灿烂
每一个人都把黄豆紧紧攥在手里
一粒黄豆就是一颗心
放到碗里
便是交出全部的信任和期冀。
黄豆也就不再是黄豆了
它是一座碑
一个标志
是革命进程中的一段路
和一支进行曲

阳光很好
我站在被人们称为旧址的
边区政府的院子里
面前
有一株老树
高大
茂密
见证了昨天
也见证了今天
老树是一部大书

把权力交给人民
把信任交给人民
一只碗和一粒黄豆
给了我们一个
永远的启迪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欣赏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北方的山

像边塞诗一样苍凉
穿过漫长岁月
在斑斓的秋色里
波涛般涌进我的视线

一条又一条的沟壑
一座又一座的山峦
那些枯了又荣荣了又枯的植被
那些倔强坚硬峥嵘嶙峋的石头
如同我们的历史
庄严
神圣
坎坷而又艰难

因为山高
天便显得矮了
夜宿农家
挂在窗前的月亮真的成为玉盘了
云彩掠过
拂下串串珍珠
流成林中那条潺潺的清泉

黎明时分
启明星拉开生活的大幕
群山成为剪影
雾气岚烟里
走来的不是跋涉的驼队
而是唱着歌的日子
一曲比一曲动听
一曲比一曲香甜


北方的山
没有杜鹃翠竹
没有琵琶箫管
剽悍
大气
热血千载不竭
豪情万世不减
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娱乐自己,成全别人(笔名:一1一  一工一)“中国第一吹牛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擅自闯入,读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品并学习!
向各位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